中银证券管涛:大家可能担心高层不了解当前形势的具体情况,其实总理如数家珍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22日
       【相关阅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关涛:总理对行业的具体问题和困难了如指掌, 对一些关键问题了如指掌。建议而不是成就 【导读】关涛:参加总理座谈会的深刻印象之一就是总理鼓励大家说真话。我们参加会议主要是谈问题、提建议, 而不是谈成绩。总理在交流相关行业信息时, 从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都从不同渠道获得了很多信息。
       这些渠道不仅是座谈会, 还有定期的调研, 包括走访企业等等。 4月7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专家企业家座谈会, 分析经济形势, 听取下一步意见建议步入经济工作。会上,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等多位专家发表讲话, 就经济运行等发表意见, 就落实宏观政策、保障物流运输和农资供应等方面提出建议, 促进企业创新。 4月9日, 管涛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的专访,

分享了自己在座谈中的感想和感受。关韬深有感触, 参加会议主要是谈问题, 提供对策建议, 而不是谈成绩。总理鼓励大家说真话。
       不谈结果 NBD:您对参加这次总理论坛有什么看法?关涛:第一, 讨论和交流比较充分。众所周知, 季度经济形势讨论会议已成为重要平台,

即领导与专家、企业家交流、了解宏观经济和生产经营具体情况的重要平台。大约三分之一的座谈会专门用于专家和企业的报告, 然后有近三分之一的时间是总理与专家和企业家的互动。第二, 总理从不同渠道获得了很多宏观和微观层面的信息。这些渠道不仅是座谈会, 还有定期的调研, 包括走访企业等等。给我印象最深的是, 总理在与我们和企业家代表交流时, 熟悉行业的具体问题和困难, 理解和掌握了一些关键问题。你可能会担心高层不了解当前形势的具体情况, 但其实他应该对各行各业的情况都有很好的了解。第三, 有关部门实际掌握了一些情况, 已经在研究和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新闻稿提到, 总理要求及时推进和加强政策措施, 已经出台的措施要尽快落实到位, 尽早出台,

新的计划应该同时研究和准备。现在一些意外因素超出预期, 有关部门正在积极研究具体解决办法。事实上, 前期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已经出台了具体措施, 就是针对近一两个月的新形势新变化。座谈会后的新闻稿中还提到了保障干线、港口等骨干网络有序运行、服务货车司机、缓解货运经营困难等问题。有针对性地研究困难, 降低物流成本。事实上, 长三角、珠三角和陆路交通都遇到了新的困难。
       草案还提到, 要做好春耕生产, 做好农产品特别是特色品种的供应和价格保障。很多问题,

其实高层已经掌握, 并且已经在研究和出台措施。如果存在粮食不安全, 那将是一个很大的风险。因此, 稳增长主要是稳就业、稳物价等。稳定价格意味着稳定食品价格和能源。第四, 有一种深刻的感觉, 总理鼓励大家说真话。我们参加会议主要是谈问题、提建议, 而不是谈成绩。市场机构专家研究是对NBD的补充:总理座谈会邀请市场机构专家参与。您认为市场机构专家在中国经济运行中可以发挥什么作用?关涛:第一, 政府部门内部研究机构主要为本部门服务, 而市场机构研究面向大众, 客观中立特征明显, 两者定位不同。二是市场化机构受市场机制的激励和约束, 能够吸纳高素质人才。市场机构的专家要么需要有市场影响力, 要么需要在市场上得到肯定;或者需要有政策影响力, 对政策有独到见解。这样, 该机构将获得可观的市场补偿。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部门就没有高素质的人才。事实上, 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有家庭和民族的感情。三是市场机构贴近市场, 了解市场运行规则和具体情况, 或具体环节。众多市场机构专家一个利基领域的长期专项研究。政府愿意谈论, 这可以帮助它做出更好的决定。第四, 在一线实践层面, 市场机构可以了解某项政策是否可行, 对行业的正面和负面影响有多大, 可以从另一面帮助政策制定。政府部门的优势在于对政策的了解更多, 对形势的把握更全面, 地位也更高。但由于不接触具体业务, 运营过程中可以咨询市场机构专家。因此, 市场机构专家的研究是一种补充, 不是要取代政府部门的决策研究, 而是帮助他们从更多维度权衡利弊, 做出性价比更好的政策安排。政府部门和市场机构在研究上各有优劣, 可以帮助政府做出科学决策。我认为市场机构的研究可以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NBD:您在政府部门工作多年,

研究制定国家外汇政策。您如何理解政策制定过程?关涛:很多政策都是多目标动态均衡, 既要考虑单边、单一部门遇到的问题, 也要考虑国家宏观需求。因此, 需要通过掌握市场机构反映的情况等各种信息进行判断, 最大限度地降低政策失误概率, 降低政策执行成本。每种政策都有其优点和缺点, 而政策制定是在优点和缺点之间进行权衡。很难想象一项政策出台后会令所有人满意。因此, 此时听取市场机构的意见, 或许能更准确地把握成本和收益。如果征求市场意见阶段, 市场机构已经反映了一些可能的情况, 但权衡利弊后, 政策的实施必须付出的代价。如果结果在意料之中, 就要保持政策的坚定性, 避免被舆论绑架;可能需要适时调整政策的节奏和力度。座谈会草案再次强调, 政策制定和实施要对各类企业一视同仁, 认真听取市场主体意见, 稳定市场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