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公司曾被停业整顿 鹰之航再闯创业板IPO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1日
       经济资讯 近日, 在西安鹰航科技有限公司, 受子公司停业等因素影响, 公司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呈现先降后升的走势。调整募投项目, 重新进入创业板招股说明书显示, 鹰航主要从事航空机载设备的制造和维修。经过多年的 R形势良好, 海航重组不会对公司业务的稳定性和连续性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与海航部门的业务合作具有可持续性。记者对比新旧招股书发现, 与旧招股书相比, 新招股书调整了募资、投资项目等多项内容。其中, 本次募投项目在原项目基础上增加了昆明易安飞科技服务产业园项目, 募集资金总额也由6亿元变更为7亿元。鹰航解释说, 新项目将引进国内外一系列先进的维修设备、检测设备等辅助设备, 同时新增一批维修经验丰富的维修人员, 进一步提升航空维修能力。机载设备。提高和增强公司承接西南地区市场开发和本地化项目的能力。净利润先降后升 客户集中度高 除了项目调整外, 鹰航新招股书还更新了财务数据。报告期内, 鹰航实现营业收入21864.83万元、20214.83万元、20481.18万元、16643.15万元;净利润分别为7911.41万元、4234.02万元、6985.65万元和4875.10万元。鹰航表示, 2019年净利润下降的原因主要是引入员工持股形成股份支付、子公司深圳鹰航科技有限公司停牌影响等因素。随着停机成本的累积。报告期内, 鹰航前五名客户销售额分别为15, 777.1万元、12, 811.48万元、14, 392.43万元和10, 903.32万元, 分别占报告期内各期营业收入总额的72.16%、63.38%、70.27%和65.51%。对此, 鹰航表示, 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较高。如果公司主要客户收入大幅下降或新技术、新产品的研发不能得到客户认可, 则更高。客户集中将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子公司受到行政处罚,

停职三个月整顿。深入研究两版招股说明书后发现, 在旧版招股说明书“公司环境保护与安全生产”一章中, 鹰航向子公司深圳鹰航提出投诉。原因。行政处罚暂停整顿, 但新版招股说明书“公司环境保护与安全生产”一章未对此事进行说明。
       违规”部分以表格形式简要说明。根据鹰航披露, 深圳鹰航此前在返修飞机座椅时, 未按照规定对飞机座椅进行维修,

就制作了维修记录。中国南方航空公司, 并于2019年8月29日进行维修备案。颁发CAAC适航批准放行标签。2019年10月9日, 中国民航局飞行标准司发布了《新加坡AIS开通规定》公司和深圳鹰航公司”到各地区民航局和运输航空公司。《展会调查通知》(局盘〔2019〕2617号), 因深鹰航空在批准的维修地点外组织座位检查工作, 并在未完成全部维修工作的情况下签发了民航适航批准标签, 各航空公司立即暂停维修深圳鹰航服务。 2019年11月18日, 中国民用航空中南地区管理局(以下简称“中南局”)发布《中南局强决维修字[2019]1号》《关于民航行政管理的决定》强制措施”。因深鹰航空编造维修记录并签发民航局适航批准放行标签, 未按规定开展飞机座椅维修工作, 中南局依有关规定采取行政执法措施, 责令深鹰航空暂停运营。
       民航。维修业务工作。隐患消除后, 深鹰航空需经中南局审核同意后方可恢复生产。 2019年12月16日, 中南局下发《民航行政处罚决定书》, 《中南局处罚决政发字[2019]6号》, 对深鹰航空违反相关规定处以3万元罚款, 并对深鹰航空处以3万元罚款。
       责令深圳鹰航改正上述违法行为; 2019年12月23日, 中南局发出“中南局信告字[2019]7号”失信通知书, 因深鹰航空上述行政处罚构成“民航业信用” ”。对《管理办法(试行)》规定的失信行为, 中南局拟将深鹰航空严重失信行为信息记录在民航行业信用信息记录中。 2020年1月6日, 民航局飞行标志准司向民航地区管理局和各运输(总)航空公司下发了《局发明报告[2020]25号》。因深鹰存在上述违法行为, 决定对深鹰实施至少三个月的停产整顿, 完善生产和质量管理体系, 对企业实施规章制度和廉洁教育。所有的员工;停产整顿期间, 各航空公司不得将飞机零部件送至深鹰航空进行维修, 直至中南局整改。验收合格后, 方可恢复维修许可证规定的维修业务。根据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行政处罚决定书、民航电报等资料, 以及保荐人、律师对鹰航董事长、总经理、深鹰航空生产总监的采访, 民航局中南局 民航局飞行标准司采取行政监管措施,

对深鹰航空实施行政处罚。原因除了深鹰航空未按规定签发民航局适航批准放行标签外, 还包括深鹰航空具体业务经办人处于早期阶段。在案件调查过程中作出虚假陈述。根据旧版招股说明书披露, 根据《2019年第八期民航业严重失信行为信息清单(个人)》, 刘继成(时任深鹰航空副总经理)、吴昌华(时任项目督察)、王志成真(时任项目修造工)、周克清(时任项目制作助理)因在民航调查过程中提供虚假证言和证言被列入民航行业严重失信行为信息清单航空管理;行业严重失信信息清单(个人)”, 孟继中作为深鹰航空主要负责人被列入民航行业严重失信行为信息清单, 侯明典被列入民航行业严重失信行为信息清单。民航业作为本次事件的维修放行人员同时, 民航管理部门吊销了民航维修人员执照, 2020年4月26日, 中南局颁发了《中南局强杰维修字》 [2020]1号和《关于解除民航行政强制措施的决定》。中南局经现场检查验收, 认为深鹰航空可以执行民航总局、总局要求停产整顿, 扎实开展整改工作。已消除重大事故隐患,

验收合格。中南局已按有关规定解除行政强制措施。随后, 深鹰航空解除限制, 恢复维修业务。鹰航在招股书中提醒风险, 由于航空业的安全监管要求和技术复杂性, 飞机维修是国务院保留的行政许可项目之一。公司历年接受民航局现场检查, 未受到民航局重大处罚。但若日后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被民航局处罚, 公司将受到处罚, 对维修业务造成不利影响。